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三庙合一” 僧尼同寺修行

来源:环球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4-06-18  浏览量:1348
分享到:

 

 

  2014年6月13日,南昌市,十里古寺08年强行被拆,现在只剩下一个三门。寺庙周围已经建满了高楼大厦,主持宽性一直在流浪和维权但没任何结果。

 

  龙瀚 “南海行宫”最近成了热词。将建于南昌市朝阳新城的南海行宫,根据相关部门规划,是由三座寺庙合成———十里古寺、西观寺以及净业寺,其中前两个寺庙是男众寺,后一个寺庙是女众寺。行宫的建成,将会出现男女僧人同在一个寺庙内的情景。

 

  净业寺的负责人慧仁法师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不接受三寺合一,原因之一是自古以来男女僧人不可住在一块。但南昌市佛教协会多位法师表示,虽然三寺合一,但男女僧人肯定是分开居住的,女僧必定是独门独院,绝对不会出现“住在一块儿”的情况。

 

  尽管目前规划地周边的居民对这个即将盖起的大庙持有反对意见,但规划部门称他们有正规合法的手续,南昌市佛教协会也计划五年内建好南海行宫。

 

 

十里古寺2008年被拆,现在只剩下一个庙门里的佛像。

 

  被拆的寺庙

 

  南昌市西湖区朝阳新城抚生路和桃花河之间的一块空地上,立起两排临时板房,空地上留下了数十个已打好的桩。这片地将来要兴建一个名为“南海行宫”的寺庙,与此对应的,将要拆掉抚生路周边的三座小庙,分别为十里古寺、西观寺以及净业寺。

 

  按照相关部门规划,这两排临时板房是三座寺庙僧人的过渡居所。但这三座寺庙中,两座是男众寺庙,一座是女众寺庙。男女僧人将“同住”在两排间隔约一米活动板房内,这样的消息极有“噱头”,在网络上一时铺天盖地。

 

  十里古寺负责人宽性法师将搬进这片临时安置场所。他的庙原本另有3名僧人,现在仅剩下他一人坚守。宽性说,他的庙早在2008年10月便被拆迁,6年来,他独自一人在十里庙村的祠堂内念经诵佛,偶尔会有居士或信徒来陪伴。

 

  十里古寺所在地建起了一座桥和一条路,占地约10亩的寺庙只剩下了一座庙门,被空地和拔地而起的高层住宅包围。宽性说,他每天早上会在5点左右起来做早课,有时候在十里村的祠堂内,有时候则会在这破败的庙门处。“庙在我手上毁了,我罪孽深重”。

 

  十里古寺拆迁后,寺内其他僧人因为没有栖身之所,不得不离开南昌,每人从宽性处领到半年约3600元的生活费。

 

  宽性说,他从当地政府获得了22万元的补偿,这并非一次性补偿,另有一笔拆迁款他未见到也不清楚数额,但听说将被用于复建南海行宫。

 

  按照计划,净业寺的负责人、68岁的慧仁法师也将带着寺庙中的另外3名僧人住进这片临时板房。她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男女僧人不可住在一块儿,这是她拒绝搬进临时板房的原因之一,也是南海行宫一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原因之一。

 

  和十里古寺同样,净业寺也已被拆迁,不过拆迁协议上乙方(寺庙方)的署名为南昌市佛教协会会长纯一法师,并非慧仁的签名,但有净业寺的公章。“我不打算签这个字。”慧仁说,她师傅临终将寺庙交给了她,拆庙这个“因果”她还不起,“谁还得起,就谁来签字”。

 

  慧仁法师称,经过多方“劝告”后,她抄写了一份代签声明,纯一法师随后在拆迁协议上代签,约309万元的拆迁补偿将用作新寺庙建设。

 

  2012年1月,师傅交给慧仁的寺庙化为废墟,现如今那块地方盖起了临江的一线江景小区。

 

  记者见到慧仁法师时,她住在待拆的老洲村小学内,学校的四周已被工地包围,进出需要穿过正在施工的工地。站在小学的院子里,院门外的挖掘机和泥头车正紧张地昼夜施工,噪音和粉尘对院内的人影响极大,时常整夜无眠。

 

  三寺已拆两寺,剩下的只有灿池法师的西观寺。灿池法师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南昌市佛教协会常务理事。

 

 

十里古寺2008年被拆,原来的寺院变成菜地。

 

  大庙的传承

 

  “南海行宫”引起关注,这让南昌市佛教协会始料不及。协会副秘书长丁叔民称,男女僧人是不可能“住在一块”的,南海行宫是一个上档次的建筑群,女僧们必定有自己的独门独院,和男僧人的居住地有明显的“结界”,白天的大部分宗教活动男女僧人是可以一起进行的,“这是有规可查的,佛的戒律等都是如此规定。”

 

  据当地史书记载,南海行宫是南昌名刹之一,相传始建于晋朝,初名天成寺,清乾隆年间进行修整,后更名为南海行宫。

 

  丁叔民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寺庙的异地重建一事最早在2008年提出,和十里古寺的拆迁几乎是同一时间,当时定下的寺庙名字为圆通寺。“被拆迁的三座寺庙的性质类似于村庙,既然再建,便考虑建设一座高规格的寺庙,经过再三考虑,遂提出了复建古刹南海行宫计划”。

 

  据南昌市发改委于2010年6月17日下发的一份《关于朝阳新城复建圆通寺项目立项的批复》文件显示,圆通寺总投资5000万元,全部自筹解决。

2014年3月3日,南昌市城乡规划局核发了关于南海行宫的选址意见书,拟用地面积40亩,位于抚生路以东、云卿路以北。

 

  丁叔民称,40亩规模寺庙的建设,没有钱不行,三个寺庙数百万元拆迁款在总投入中只是极小的一

 

  部分,且建设资金不能涉及商业性质,完全由当地佛教界自筹解决。

 

  丁叔民透露,即便是南昌市香火最旺盛的佑民寺一年的收入才两三百万元,筹集捐赠的困难度可想而知。在南昌佛教界,只有南昌市佛教协会会长、佑民寺方丈纯一法师有能力募集捐款,所以纯一法师也是南海行宫建设筹备小组组长。

 

  “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四代了,庙没了,将来我如何去见我的师傅们?”灿池法师说,建设南海行宫他没有异议,但前提是西观寺不能注销,即便是合并成南海行宫,他仍旧坚持西观寺在南海行宫内是独立的,包括人事权和财政权,“南海行宫是有传承的,但不能因为恢复一个传承,就断掉了我们三个寺庙的传承”。

 

 

南昌南海行宫的建设工地。

 

  居民的疑问

 

  抚生路空地上的板房和打桩的声音引起周边居民的警惕,在得知了南海行宫的规划之后,居民们不明白原本规划的绿地为何变成了寺庙。根据南昌市城乡规划局的公示文件,南海行宫选址地的用地性质原本是公园绿地用地,但后来更改为文化设施用地,而且可以兼做宗教用地。

 

  南昌市城乡规划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南海行宫只进行到了规划选址意见书这一步,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还没有办理下来。

 

  按照《宗教事务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宗教活动场所应布局合理,不妨碍周围单位和居民的正常生产、生活。对此丁叔民表示,根据规划,南海行宫与居民区中间隔了一条60米宽的马路,“绝对不会影响马路对面的小区居民的生活”。丁叔民说,南海行宫建成后,内部是不建议香客们燃放鞭炮的,且不允许烧高香,每人仅可烧细香三支,“且西观寺就在南海行宫的选址地上,换一句话说,南海行宫可看成是西观寺的扩建,西观寺先有,而商品楼后建”。

 

  “计划五年之内可以建设好南海行宫。”丁叔民说。

 

  南海行宫是一个上档次的建筑群,女僧们必定有自己的独门独院,和男僧人的居住地有明显的“结界”,白天的大部分宗教活动男女僧人是可以一起进行的。这是有规可查的,佛的戒律等都是如此规定。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你是在真修行吗?别让修行麻醉了我们,不 11-20 修行
修行学佛的人被骂了怎么办? 10-30 学佛 修行
印度苦行僧的修行之路,你简直难以想象 07-10 印度 修行 苦行憎
日常生活中如何制定修行计划? 04-14 修行方法
老修行脾气大!确定不是在说你? 04-11 修行
关于怀恩 | 怀恩服务协议 | 怀恩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