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诗经》如何谴责古代的“渣男”?

来源:光明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6-08-10  浏览量:1031
分享到:

  往常社会盛行“渣男”一词,主要是谴责那些人品低下,特别对婚姻不忠、伤害女性的男子,词固然有点糙,但概括得的确比拟到位。“渣男”的构成,除了个人质量的不过关,也和封建社会长期以来“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丑恶现象有很大关系,这不只是个人质量现象,也是一个历史现象。

 

  关于这种男子的谴责,其实早在两三千年前的文学作品里就有了,例如《诗经》和汉朝的乐府诗,而且都是持久不衰的经典。

 

  心存梦想:被丢弃的女子不舍旧家

 

  话说春秋时期的卫国,刮起一股不正之风:男子在婚姻上喜新厌旧。这股风是从诸侯贵族之门刮出来的,然后提高到民间,所谓上行下效。在这个国度,大量已婚年老女性遭男方遗弃,不得不忍气吞声,以泪洗面,“卫人化其上,淫于新婚而弃其旧室。夫妇离绝,国俗伤败焉”。卫国人被贵族带坏,纷繁与新人恩爱,离弃旧人,卫国习尚大为败坏。

 

  文学缘于生活,有什么现象,就有相应的文学作品呈现,于是,在那个时期,呈现了一首名为《谷风》的诗,将深深的谴责以及对女性的同情之意,熔铸在这些故事、局面和人物形象里。诗的一开头,就说好大的风啊,好大的雨啊,“习习谷风,以阴以雨”,其实,说的不是自然界的风和雨,而是那位“渣男”老公在对结发妻子发怒,妻子吓得战战兢兢,却还心存梦想,好心地提示老公:老公,不是说好白头到老,一同携手走过不变心吗,你干嘛对我这么粗暴呢?“黾勉同心,不宜有怒”。不过,这位太太也还是很苏醒的,她晓得老公看待她前后悬殊如两人,无非是由于本人年老色衰而已,可是夫妻感情能用这个做尺度吗?就仿佛蔓青一样,固然根茎不中看,但是关于人们却好处多多,“采葑采菲,无以下体。”

 

  这位被无情丢弃的太太,对他们的家庭,作出了宏大的奉献,自从她嫁到夫家,历来没有厌弃过夫家贫穷,不论生活富有也好,清贫也好,她总是努力地去运营这个家,保护这个家,“何有何亡,黾勉求之”,而且她是位能干的媳妇,家里无论发作什么事情,她总有应对的方法,就好比渡河,水深的时分就撑船,水浅的时分就游过去,“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而且她还是位好邻居,邻里有急事,她也急着去帮助,“凡民有丧,爬行救之。”

 

  就这样的好媳妇,也遭到了无情的离弃,这位负心的老公,看到妻子老了,就翻脸不认人,急于寻觅新欢,而且全盘忘却过去的恩爱,将亲人当成仇敌,“反以我为仇”。虽然这位太太心胸仇恨愁苦,但是,仁慈脆弱的她,关于曾经恩爱的老公,又心存梦想,她犹犹疑豫地走着,心中依依不舍,眼泪汪汪地说:念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老公你就送送我,略微远送一点好不好?结果,这位薄情的老公,只把结发妻子送到门槛以内,“不远伊迩,薄送我畿”。

 

  家庭不和睦,夫妻离异,关于以礼法治国的周朝而言,是件很严重的事情,估量这首诗都被周王室所采用,放在公共场所吟唱,以劝诫喜新厌旧的男子,“刺夫妇失道也。”

 

  女子反省:不要被不担任任的男人耽搁了

 

  这首诗又说的是卫国,看来卫国人在家庭和睦方面,的确有不少问题。有一首名为《氓》的诗就讲述得细致入微,丝丝入扣。大家千万别误以为“氓”是指流氓,在这里,是指男子的意义,就仿佛往常网络上盛行的,女子用“某人”来指代本人的老公。

 

  诗的开头,是一幅颇具浪漫颜色的画面。女子在集市上碰到本人的意中男子,其实也不是碰到,而是那男子成心来约她的,当然,约也得有个借口,什么借口呢?就是上街购物,装成一个商场偶遇的样子,“氓之蚩蚩,抱布贸丝”,那男子笑眯眯的样子,拎着钱来买丝,你以为真是来买丝吗?非也,是来求婚的。不过这男人一开端就显露“渣男”的面目,看女方还没有为结婚做准备的动静,就怒发冲冠,责问:亲,你怎样一推再推呢?你还爱不爱我?女方焦急了,解释说:不是我不愿意,不是我拖延时间,可是总得走个正式程序请个媒人吧,你的媒人呢?“匪我愆期,子无良媒。”一番口舌,一番纠结,女子最后许诺:亲,你别生气,我们的好日子就选在今年秋天,好吗?“将子无怒,秋以为期。”这位姑娘对那位男子,的确是钟情而痴情的,她经常爬到高高的墙上,远眺男朋友的家,看不见男朋友,就眼泪汪汪;看到男朋友,就喜笑颜开,“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她是位纯情而仁慈的女子,都不忍心说她傻。

 

  接下来,有情人如愿以偿,终成眷属。先请算命先生打卦,说两口子八字挺般配的,没什么坏话。女子也深深地松了口吻,还喃喃地说:好侥幸,好侥幸。“尔卜尔筮,体无咎言。”这个“体”,就是幸而的意义,可见女方对这桩婚姻该有多么等待。于是,男方迎亲的车来了,女方的嫁妆也搬过去了。

 

  从这画面来看,男女双方还是有真诚感情的,这是一桩树立在爱情根底上的婚姻。但是,并不能保证女子终身的幸福。紧接着,画面就变了,但见一片片曾经嫩绿的桑叶,往常变得枯黄,随风凋谢,暗示着女子慢慢年老,颜色变衰,其实,结婚也才三年,女子不可能老得那么快,而是指男子喜新厌旧的心来得快,“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迎亲的喜庆局面似乎还在昨日,往常却画风一变,成了女子被遗弃,坐着车子蹚水回娘家,河水浸湿了车轮和帷幕,女子在车中思绪连绵,她反省了本人,发现本人并没有错,嫁给对方以来,她一切以家为中心,晚睡早起,没有一天不是如此,“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虽然刚开端就过着贫寒的生活,但她历来没有抱怨过,而是积极地改动家庭的现状。

 

  这位女子是很苏醒的,她晓得本人被驱赶,完整是男方的义务,由于经过她的努力,日子过得心满意足了,男方就开端对她恶言相向,“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于是,这位女子对男方再也不存梦想,而是发出悲愤的呼吁:和那些背信弃义,薄情寡义的男子千万不要流连太久,久了就会耽搁本人的前程,“女之耽兮,不可说兮。”女性在当时那个社会处于优势,一旦被卷入太久,就会耽搁终身,无法摆脱,“说”在这里是指脱离、摆脱的意义。最后,女主人公以谴责结尾:“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当年的誓词,没想到就这么被你违犯了。

 

  可见,在男女不对等的社会,哪怕婚姻双方有感情根底,女方也难逃被遗弃的命运,《氓》展现的就是这么一个社会理想,不过,后世对它的解读有不同,说是女方不遵礼法,私会男友,婚后被遗弃从而产生后悔之意,这个说法应该是歪曲。

 

  与前夫相遇:竟然被看成地道的劳开工具

 

  汉乐府里也有关于妇女被遗弃的诗歌,最有名的为《上山采蘼芜》,说的是一位被遗弃的女子,在山上碰到前夫,女子问新人如何,前夫说:新人不如你。似乎是从前夫对她的肯定中,得到一丝丝抚慰,而且前夫应该也是被迫与妻子离异。这情形,跟陆游在沈园重遇唐琬极端类似。

 

  这首诗,之前也曾在诗歌鉴赏里剖析过,主要是从男女感情角度着手。其实,从男子对前妻的依依不舍中,也看得出来,前夫的家庭是将前妻当成劳开工具运用的,“新人工织缣,故人工织素”,新人织的是价钱比拟低的缣,前妻织的是价钱比拟高的白色绢。原来,思念前妻是由于家庭收入减少了,看起来也真够“渣”的。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颂》 02-14 诗经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雅》 02-13 诗经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风》 02-10 诗经
《诗经》中对美女的描写 01-19 美女 诗经
《诗经》里对鸟叫声的描写你都知道吗? 01-17 诗经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18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