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诗经》中敢于说“不”的女子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发表人:怀恩网 2016-08-09  浏览量:684
分享到:

  《诗经》中敢于说“不”的女子。女子要温柔,不是对所有人、所有事都温柔,当有人触碰到底线时,别咬碎了牙咽到肚子里,要有“虽速我讼,亦不女从”的勇气去抵抗,否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必然会有更大的伤害找上门来。

 

  郭慕清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

  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

  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

  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

  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

  虽速我讼,亦不女从!

  ——出自《诗经·召南·行露》

 

  这是一首拒婚诗,写了女子的抗争精神,很有现实意义。

 

  诗中的女子,在面对一个曾经欺骗她,如今却以刑狱相逼,要挟她出嫁的已婚男子时,毫无惧色,严词拒绝。全诗没有一个字直接夸赞女子的相貌和德行,但读起来却格外动人,甚至还有些励志。

 

  《诗经》中敢于说“不”的女子,因为字里行间传递出女子的胆气,令人钦佩。与那些艳若桃李,但却唯唯诺诺、以色侍人的古代女子相比,诗中这个敢于说“不”的女子,是“不一样的烟火”,是真正的美人。

 

  要知道,这偌大的世界,长得美的女子太多太多了,就算是“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又能如何?毕竟当红颜逝去,就犹如春天的韭菜,老了一茬,马上会有新的一茬长出来,实在不必大惊小怪,但是,美丽且有个性、有自我的女子,却并不多见。

 

  千百年来,女子一直作为男性的“他者”而存在,像是泅在水中的一滴墨,虽是飘逸摇曳,但却轻描淡写,微不足道。她们在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或者人时,往往会选择默默忍受,想要坚持自己的态度,总是格外艰难。

 

  《诗经》中敢于说“不”的女子,恰如这首诗开篇所营造的氛围一样,阴郁压抑,“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这个被逼婚的女子仿佛被扣留到了某个地方,她拼命想要逃脱,然而道狭草木长,夜露沾其衣,路滑难行,举步维艰,暗示女子抗争之艰难。

 

  “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她骂男子逼婚的行径可耻,麻雀即便是有嘴巴,也不能啄她家的房子,而男子明明家有妻室,还非逼她拜堂成亲,实在是龌龊不堪。她不同意,他竟恐吓,要送她去坐牢。

 

  而“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句式复沓,重复言之,让女子所言之理更具有感染力和说服力,特别是最后两句“虽诉我狱,亦不女从”,她发出铮铮之言,“即使去坐牢,也不嫁给你这个黑心狼”,让人体会到该女子抗暴的坚毅决心。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读这首《行露》,总会让人想起古往今来那些敢于说“不”的奇女子。

 

  西晋时,巨富石崇有一个爱妾叫绿珠,姿容秀丽,妩媚动人,善吹笛,善舞《明君》,她的歌词也填得极好。

 

  “愿假飞鸿翼,乘之以遐征。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昔为匣中玉,今为粪土尘。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屏。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

 

 《诗经》中敢于说“不”的女子, 绿珠清歌,为昭君一哭,绮丽婉转,闻之者悲。后来,贾谧倒台,石崇被视为一党,革职罢官,难逃一死。孙秀觊觎绿珠美貌已久,以前碍于石崇的权势地位,不敢轻举妄动,待石崇死后,他强取豪夺,绿珠不愿意委身他人,奋力挣脱,不惜从金谷园的楼阁坠下,珠沉玉碎,香消玉殒。

 

  绿珠不惜以生命为代价,用这种凛冽的方式,写了一个“亦不女从”的传奇故事。

 

  孟小冬也是这样一个女子。她是“天下第一老生”,杜月笙组织的赈灾义演,因为她而一票难求。那一曲《搜孤救孤》轰动了上海滩,那是她最后一次登台,被梨园界称之为“广陵绝唱”。

 

  她就是这样一个传奇。当初孟小冬嫁给梅兰芳时,所有人也都以为是“天作之合”。她桂香袖手床沿坐,低眉垂眼做新人,梅兰芳锦心绣口,虽说尽了山盟海誓,却不让她住进梅宅,谁承想一代“冬皇”竟被没名没分地“金屋藏娇”了呢?而三年后那场吊丧风波,直接断送了二人的缘分。

 

  孟小冬得知祧母去世,自以为是儿媳,理应尽孝,所以头戴白花,身穿素衣,前去吊丧。梅宅里设了灵堂,搭了凉棚,诵经治丧,吊唁的人络绎不绝,唯独她被仆人拦在门外,福芝芳羞辱她时,梅兰芳竟让她退让。

 

  那时她已经嫁给梅兰芳三年了呀,却不曾踏进梅宅半步,想要在祧母棺椁前磕个头竟也不能!一代蜚声菊苑的坤伶,被千千万万的人喜欢和追捧,怎能承受如此的冷遇和屈辱?

 

  她甩下一句,“今后我孟小冬要嫁人,也要嫁一个一跺脚就能让四九城乱颤、天上掉灰的‘主’”,毅然离开,与梅郎决绝。

 

  后来,天津《大公报》连续三天登载《孟小冬紧要启事》:

 

  “冬当时年岁幼稚,世故不熟,一切皆听介绍人主持。名定兼祧,众人皆知。乃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毅然与兰芳脱离家庭关系。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

 

  《诗经》中敢于说“不”的女子,《行露》中的那个女子,面对不喜欢的男子逼婚时,没有暧暧昧昧,欲拒还迎,而是抵死不从,她指责男子“虽速我狱,室家不足”,逼婚的理由太荒唐。孟小冬在梅兰芳没有履行“名定兼祧”之约定时,没有躲在“缀玉轩”里委曲求全,她断舍离,干干脆脆,她有她的骄傲。

 

  然而,社会上总是有那么一种声音,教导女子要温柔,要忍,要让,可勇敢表达自己爱憎的孟小冬,陪伴着杜月笙,从上海到香港,从繁华到落败,看着他从驰骋江湖的一代枭雄变成一个行动迟缓的老人,倾尽了一个女子所有的似水柔情,谁能说她不是一个温柔的存在呢?

 

  女子要温柔,不是对所有人、所有事都温柔,当有人触碰到底线时,别咬碎了牙咽到肚子里,要有“虽速我讼,亦不女从”的勇气去抵抗,否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必然会有更大的伤害找上门来。

 

  《诗经》中敢于说“不”的女子,这个世界需要女子的温柔去抚平创伤,也需要女子旗帜鲜明的态度去拒绝和减少伤害。敢于说“不”的女子,是独立的,是明亮的,是更有魅力的。这个道理,三千年前的先秦女子都明白,今天的女子更当如此,不是吗?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女子骗丈夫进传销是怎么回事?女子是如何 09-28 女子 丈夫 传销
女子被推地铁轨道发生在哪里?女子被推地 09-06 地铁 女子
女子毒死同居男友后改名换姓,15年后一个 08-11 男友 女子
美国27岁美女飞机猥亵女子是怎么回事?美 07-13 飞机 女子 美国 猥亵
震惊!女子与婆婆争吵摔死4个月大亲生孩子 07-08 女子 婆婆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18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