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诗经》雎鸠的理想国

来源:家国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6-08-05  浏览量:1248
分享到:

  诗经时期,士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从迈出家门开端,齐家以女教为重,因而,周俗,尚女人之美德,慎女人之美色,推崇女人的母性和妻性。

 

  母性和妻性,都是女人在礼乐文化中的角色和身份,得之为“淑女”而“宜其室家”。《诗经》中所众多的“忧雅”气质,沐浴了这个时期的女性。

 

  《诗经》十五国风,第一“风”,就是“周南”、“召南”。

 

  南,有人依据甲骨文,说是由钟镈一类的乐器演化,为乐曲之名,所以,称作“南音”,后来音失传了,南还保存着,就称之为“南”。另有一种解释,根据的是天文方位,指周、召二公之治周,自北而南,从歧周到江汉流域,是为南国之南,“南土”、“南邦”之谓。

 

  关于周、召二公,也有争议。有人说,指周初开国的周公旦、召公奭,也有人说,指后来“共和”的周公和召公。这两种说法,在时间上,差了好几百年,在空间上,对“南”的了解,也就大相径庭了。

 

  假如放在周初来了解,那么我们就要思索到武王当年一大举措,行将岐周故地,以陕——河南陕县为界,分而治之。周公居东都洛阳,向东南开展,称作“周南”;召公居西都镐京,向西南开展,称作“召南”。

 

  南下,是周的开展战略,周人采诗随之南下。周地,东南有楚,西南为巴、蜀,故“周南”为楚风,而“召南”则为巴、蜀之风。傅斯年说,南国者,自河之南,至于江汉之域。很显然,没有分东南、西南,而是直指江汉。他指出,周朝在那里建了好多国,周邦之内曰周南,周畿之外,诸侯统于方伯者称召南。“召南”是召公所作赳赳武夫之诗,此暂不管及。且看“周南”之诗,开篇就是“关关雎鸠”,是一首战士与淑女之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整齐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整齐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整齐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很耳熟的一首诗了,念起来上口,听之入耳。诗以“关关”之鸟鸣起兴,很提神,是春之声吗?是!那鸣春的鸟儿,倘佯在芳草萋萋、河水依依之洲。

 

  但我们忍不住要问:那雎鸠,终究是什么鸟儿?显然雎和鸠,是两种鸟,可两千多年来,人们却习气于将它们看作一种鸟。作一种鸟解时,难免有偏执,偏于“雎”,则以为是鸷鸟,或为鹗,《毛诗传》说:雎鸠,是被王化了的雎呀。唐孔颖达《毛诗正义》引郭璞《尔雅注?释鸟》将“雎鸠”解释为雕类,江东一带呼之为鹗,以江鱼为食。而偏于“鸠”者,则强调雎鸠只能是鸠类,不可能为雎类,动物学里鸟的分类只要鸠鸽科,因而,诗里的雎鸠,很可能就是斑鸠什么的。还有人视鸠为大雁、苇莺以及白腹秧鸡等……

 

  传统的解释偏于雎,偏于雎者落脚于王官本位。现代的解释偏于鸠,偏于鸠者回归于自然。

 

  国风来自民间,成于王官。诗性有来自民间的自然,那是人民性;也有成于王官的规范,是礼教肉体,由于《诗经》毕竟由王官加工而成。

 

  人民性并不排挤礼教肉体,相反,当礼教肉体初起时,那是从人民性中生长起来的,它表达了人民性的一局部,因而,《诗经》中的礼教肉体,反映了一种漂亮的人民性,《诗经》之美,是人民本人的社会伦理教科书。

 

  礼教的危害不在礼教自身,而在于它被包罗万象的王权无限放大以后,取代了人民性,掩盖民生局部,而成为规则人民行为的教条,所谓“温顺敦厚,诗教也”,扼杀了人民的自在天性。

 

  现代人常常用人民性的目光来读《诗经》,而排挤其中的礼教肉体,疏忽了原始礼教肉体中的民生和自在的爱情,犯了和《毛诗》一样的错误:割裂《诗经》。

 

  谈《诗经》,当然要从民生为基本的人民性动身,而人民性在诗里表现为礼教肉体,诗中君子、淑女,就是礼教肉体的标志,显现了高尚而漂亮的“忧雅”风范。

 

  礼教,原本是从人民性中开显的肉体之花,但它却被异化。异化,始于秦汉大一统,是由于王的理念绝对化、制度化。大一统以后,礼教没有肉体,惟有名分,以人的规则性,使人不成其为人;以民的规则性,使民不成其为民;以名合成诗,把诗变成了经。

 

  《毛诗》释“周南”之旨为讴歌周文王妻太姒的美德,为后世制定后妃之德的规范。《毛诗》将“雎鸠”归入名分,以“雎”为“王雎”,关于“鸠”却视而不见。反之者,则障蔽了“雎”,以“鸠”为莺、为鸽、为斑鸠……固然穿透了名分,却也丢弃了《诗经》里那原始的礼教肉体,诗失其真。

 

  诗之礼教培养了诗性的国民,那就是雎和鸠。雎,喻君子之性;鸠,喻淑女之性。君子与淑女的“忧雅”之性,是周人的国民性。

 

  君子如雎,为鸷、为鹗,乃“赳赳武夫,王之爪牙”。淑女如鸠,君子之逑,君子打天下,淑女“宜其室家”。

 

  君子与淑女,为战争年代,提示了一种人生理想,令人心往,如《林海雪原》之君子少剑波、淑女小白茹,“万马军中一小丫”,茫茫雪域中的美范儿!

 

  有如战士诗人郭小川,满怀激情歌咏秋天的团泊洼: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此时,他在召唤生死相依的淑女出来吧!

 

  淑女之美,美在“窈窕”二字,如“整齐荇菜,左右流之”。君子之于淑女,先是倾慕——“寤寐求之”,继而交往——“琴瑟友之”,终于迎娶——“钟鼓乐之”。属于自然的礼仪,源于爱情,这就是原始礼教肉体。

 

  君子拓土,淑女安家,这样,国度战略,就变成人生理想啦。从男女到夫妇,人生因了礼教肉体而升华;君子与淑女,作为立国之本,成就了西周的政治文化,这便是所谓“正夫妇”而“风天下”也。

 

  《毛诗》已是汉人解诗,离《诗经》时期已很悠远,但那也是一路沿着春秋人的风诗传统走下来的,如季札评诗,就以为周召“二南”打好霸道根底了,因而,毛诗接着说:“王化之基,是以关雎乐得淑女以配君子。”

 

  就此而言,毛诗尚能纲举目张,提撕要义,再往下引申,就难免过度阐释,以至硬贴政治本签了。关于解诗而言,常常解释越多,失去越多。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颂》 02-14 诗经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雅》 02-13 诗经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风》 02-10 诗经
《诗经》中对美女的描写 01-19 美女 诗经
《诗经》里对鸟叫声的描写你都知道吗? 01-17 诗经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