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诗经》的特色和影响

来源:家国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6-08-05  浏览量:1325
分享到:

  马克思指出:“在不同的一切制方式上,在生存的社会条件下,屹立着由不同的情感、梦想、思想方式和世界观构成的上层建筑。”在《诗经》产生的年代,我们的祖先在自然条件相当艰辛的黄河流域以宗法制度为中心树立起一个农业社会。这个社会为了生存开展,需求强大的集膂力量,需求内部次序的稳定与调和,而相应地需求抑止其社会成员的个性自在和与之相联络的浪漫梦想。正是在这种“生存的社会条件下”,构成了《诗经》的思想和艺术特征。并且,由于中国——特别中原社会的根本特性维持甚久,作为中国文学重要起点、又被奉为儒家经典的《诗经》,其特征关于后代文学的影响,也就十分之深远。

 

  详细地说,《诗经》的特征和影响,主要表如今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诗经》是以抒情诗为主流的。除了《大雅》中的史诗和《小雅》、《国风》中的个别篇章外,《诗经》中简直完整是抒情诗。而且,从诗歌艺术的成熟水平来看,抒情诗所到达的水准,也明显高于叙事诗。而与《诗经》大致属于同时期的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却完整是叙事诗。正如荷马史诗奠定了西方文学以叙事传统为主的开展方向,《诗经》也奠定了中国文学以抒情传统为主的开展方向。以后的中国诗歌,大都是抒情诗;而且,以抒情诗为主的诗歌,又成为中国文学的主要款式。

 

  第二,《诗经》中的诗歌,除了极少数几篇,完整是反映理想的人世世界和日常生活、日常经历。在这里,简直不存在凭仗梦想而虚拟出的超越于人世世界之上的神话世界,不存在诸神和英雄们的特异形象和特异阅历(这正是荷马史诗的根本素材),有的是关于政治风云、春耕秋获、男女情爱的悲欢哀乐。后来的中国诗歌乃至其他文学款式,其内容也是以日常性、理想性为根本特征;日常生活、日常事情、日常人物,总是文学的中心素材。

 

  第三,与上述第二项相联络,《诗经》在总体上,具有显著的政治与道德颜色。无论是主要产生于社会上层的大、小《雅》,还是主要产生于民间的《国风》,都有相当数量的诗歌,亲密联络时势政治,批判统治者的举措失当和道德败坏。其意义虽主要在于请求维护合理合度的统治,给予人民以较为宽松、能够维持生存的条件,但这关于社会的开展,当然是有价值的。

 

  关怀社会政治与道德,勇于对统治阶级中的糜烂现象提出批判,应该说是《诗经》的优秀之处。但这个问题应该从两方面来看。正像我们在前一节中举例剖析的那样,这一种批判完整是站在社会公认准绳的立场上的,在基本上起着维护现有次序的稳定的作用,而不能不抑止个人的愿望与自在。就以《相鼠》一诗来说,它可能是批判统治者荒淫无度的生活,也可能是批判对“礼仪”的具有进步意义的毁坏行为。不论作者的原意如何,诗关于这两种现象都是适用的。

 

  要说《诗经》这一特性对后世的影响,首先要阐明:《诗经》的政治性和道德性,在后世经过歪曲而被强化了。原本不是直接反映政治与道德问题的诗,包括众多的爱情诗,在汉代的《毛诗序》中,也一概被解释为对政治、道德或“美”(赞颂)或“刺”(批判)的作品。因此,一部《诗经》,变成了儒家的道德教科书。

 

  后代诗人继承《诗经》关注社会政治与道德的特征,同样应该从两方面来剖析。一方面,倡导这一特征,能够纠正文学过火趋向游戏和唯美倾向,发扬文学的社会功用;另一方面,假如不恰当地过火强调这一点,也必然妨害文学的多样化开展,抑止情感的自在表达。

 

  第四,《诗经》的抒情诗,在表现个人感情时,总体上比拟抑制因此显得平和。看起来,像《巷伯》批判“谗人”,《相鼠》批判无礼仪者,态度是很剧烈的。但这种例子不只很少,而且并不能说是地道的“个人感情”,由于作者是在维护社会准绳,背倚集膂力量对少数“坏人”提出呵斥。像《雨无正》、《十月之交》、《正月》等,因所批判的对象是多数人,则已显得畏惧不安。至于表现个人的失意、参军中的厌战思乡之情,乃至男女爱情,普通没有激烈的悲愤和激烈的欢乐。由此带来必然的结果是:《诗经》的抒情较常见的是忧伤的感情。很值得留意的一点是,中国后代的诗歌,也是以抒情——抒忧伤之情较为普遍。

 

  抑制的感情,特别忧伤的感情,是非常奇妙的。它不像激烈的悲愤和激烈的欢乐喷涌而出,一泄无余,而是坦率迂回,波涛起伏。由此,构成了《诗经》在抒情表现方面显得细致、隽永的特性。这一特性,也深入地影响了中国后来的诗歌。

 

  另外需求说到,虽然《诗经》的抒情普通比拟平和,却仍然是真诚而动人的,而且也并非没有明朗愉快、天趣盎然之作。后代儒家把《诗经》中的一切作品都说成是因政治和道德目的而作的,并不能抹杀那些抒情之作——特别是爱情诗对人们的感染力。因而,在封建专制时期,当文学道德化倾向、说教倾向变得过度严重时,诗人们也会打出《诗经》的权威旗帜,请求给感情以应有的、至少是适度的供认。明代诗人何景明的《明月篇序》就是一例。汤显祖的《牡丹亭》中,深闺小姐杜丽娘诵读《关雎》而产生关于爱情的盼望,又是一例。

 

  总而言之,《诗经》是中国诗歌,乃至整个中国文学一个光芒的起点。它从多方面表现了那个时期丰厚多采的理想生活,反映了各个阶级人们的喜怒哀乐,以其苏醒的理想性,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早期诗歌,开拓了中国诗歌的共同道路。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颂》 02-14 诗经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雅》 02-13 诗经
《诗经》里对酒的描写之《风》 02-10 诗经
《诗经》中对美女的描写 01-19 美女 诗经
《诗经》里对鸟叫声的描写你都知道吗? 01-17 诗经
关于怀恩 | 怀恩服务协议 | 怀恩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