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家庭中的“孝”:安乐哲对《孝经》的解读

来源:国学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6-07-14  浏览量:1370
分享到:

  安乐哲是以《圣经》为参照物进入《孝经》世界的。《孝经》与《圣经》都以亲情为主题。从旧约时期起,西方文化开展中的家庭价值亦处于突出位置,《十诫》中有八条戒律言“否”,如“除了我(耶和华)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盗窃”“不可作假证陷害人”等等,唯有两条言“是”“当孝敬父母”为其中之一。可见,血亲关系也是《圣经》所关注的重心。这种特征在《孝经》中表现得更为明显,整篇文章中完整找不到“仁”“智”“信”等那些熟习的儒家词汇,它至始至终强调的都是“孝”。

 

  以此动手,安乐哲发现,《圣经》与《孝经》中的“孝”观念有所不同。《圣经》的“孝”,讲的是子女的忠诚(filial piety),正如对另一超验世界宗教形象的敬畏。而《孝经》讲的却是对家庭的亲爱归属之情,“孝”的对象是在世的人或逝世的人。《孝经·开宗明义》便援用“孔子”的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也就是说,家庭是“孝”的开端。

 

  家庭中的“孝”,讲的主要是对父母之孝。依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孝经》为曾子所作。相传,孔子以曾参(曾子)能通孝道,便以此授之于他。孔子通知曾子,子女的肉体是父母给予的,要加以顾惜和维护,不要使其遭到伤害和毁坏。这是“孝”最根本的请求。避免身体不受伤害,更要不遭到刑戮。古代的肉刑很多,如黥(在脸上刻字并着墨)、劓(割鼻)、刖(斩足)、宫(割势)、大辟(即死刑)等。遭到任何一种刑罚,都是对父母的最大凌辱。曾子在临死前,要他的弟子们掀开被子,看看他的手足有无损伤,然后欣喜地说:“而今然后,吾知免夫。”(《论语·泰伯》)就是指他终身不曾遭到过损伤,能够以完好的肉体去面对父母之灵了。

 

  安乐哲对“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的了解是:“确实,或许《孝经》首章所谓‘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我们能够了解为一种劝勉,以使处于不良家庭关系中的人,假如父母不从谏的话可以设法维护本人。”他是从“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这句话的根底上了解的,把“身体发肤,不敢毁伤”当作逃避父母责罚的理由。这让我们想起一个故事,曾子除草,失误斩断了瓜苗,他的父亲曾皙大怒,将其打晕在地。孔子听说这件事后,批判曾子不晓得顾惜本人身体,不逃避,假如死了就会陷父亲于不义,这将是更大的不孝。安乐哲的解释似乎是受了这个故事的启示。

 

  在讨论“孝”的问题时,安乐哲似乎对“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这句话有些疑问。他说:“鉴于并未有特地之礼阐明我们在父母52岁、66岁或73岁的时分应该如何待之,我们因此就不明白,晓得父母年龄为何或如何会在何种意义上有助于怎样与他们恰当沟通?或这一认识如何会让我们变得更好,成为孝敬的儒家或其他?”关于这个疑问,我们中国人很容易了解。这是中国持续下来的一种风俗,和孔、孟有关。历史记载,孔子逝世时73岁,孟子逝世时84岁。于是,民间就有了一句俗语:“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本人去。”也就是说,73岁、84岁是人生命中两个关口,或许就会像孔孟一样走到生命的止境。固然这没有什么科学根据,但是置信命运的中国人很忌讳。为了防止父母担忧受怕,子女们在他们这一年华诞的时分要举行一个小的典礼,如买一条鱼让它窜一下(窜过关口),煮两个鸡蛋滚一滚(滚过关口),其中都包含着对短命、安康、安全的一种美妙期盼。中国各个地域的习俗都不相同,但对父母所尽的孝心都是一样的。

 

  “孝”在我们看来是很严肃慎重的话题,但在安乐哲看来,它不只是一种养成的性情,还是一种快乐的行为。他举了一个朴素而有哲理的例子:想想你小时分给奶奶画像。画像很有趣。想到这可能会让奶奶快乐一下,你也会很快乐。你还能想到当你把本人的作品送给奶奶时会得到的那个快乐的拥抱;你简直千真万确地会直觉到她真的喜欢你画的像。这是行动中的“孝”。尔后不久,她由于天气关节炎犯了,让你帮她捏捏肩膀。但正在这个时分,你的玩伴们找你进来玩。你该怎样做?对儒家来说,这个不成问题,由于你要责无旁贷地去给奶奶按摩。但假如你在做的时分觉得很烦恼、愤怒,那就不是真的孝。你必需想给奶奶解除痛苦,要快乐这样做,比起跟小朋友一同玩你更愿意做这个。这样的修身开端于我们小的时分,是遭到我们家庭和社会种种孝敬典范的激起。总之,“孝”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它不只仅是对父母晚辈外表服从,让他们吃饱穿暖那么简单,而是一种内心流显露来的温情与敬意。这看起来是对“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这句话的脚注。

 

  家庭中的“孝”看似很平常,其中却触及了最基本的儒家肉体。对儒家来说,养成一个健全充沛之人必需要从家庭开端,培育孝道是更好地走向社会的开端。事实上,从很多材料来看,“孝”似乎是孔子为儒家传统中的个人在儿时所埋下的伏笔,进一步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进入社会,成为一个有“孝”的社会人,即“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孝经·开宗明义》)。也就是说,孝立足于家庭情感却必需打破家庭情感。《孝经》标明,假如把家庭中的“小事”做好,那么“大事”自然瓜熟蒂落。“齐家”是为了更好地“治国”。安乐哲支持这个观念。站在儒家个人的立场,他对此做出了浅显的解释:“假如我们想过丰厚多彩的生活而又很侥幸的话,长大成人后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当我们跟他们打交道时,会唤起人类多样化情感的某些局部:感谢、忠实、爱、育养感、敬,不一而足,这些取决于情境。假如我们没有时机在我们小时分的家庭里开展和表达这些情感,成人后又如何会取得和表达这些情感?”

 

  安乐哲以为,以“孝”为中心的儒家家庭观念是人类社群关爱与团结的一个不相上下的资源。当然,很多人可能对儒家的“忠顺”思想很讳忌,但是,需求指出的是,这并不是孔子的本意,他还曾剧烈批判曾子把孝跟盲从混为一谈。《孝经·谏诤》:“敢问子从父之令,可谓孝乎?子曰:是何言与?是何言与?”可见,在孔子看来,谏诤对孝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不可分割的整体。谏是一种值得尊崇和践行的义务,会让家庭和国度正常运转。

 

  (作者:李文娟 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孝经·开宗明义章第一 07-14 孝经 开宗明义
孝经白话注解 07-14 孝经 白话
《孝经》解读,孝经的详细解释 07-13 解读 孝经
《孝经》简介,孝经的介绍 07-13 孝经 简介
国学《孝经》介绍 07-13 国学 孝经
关于怀恩 | 怀恩服务协议 | 怀恩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