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论语》读后感,孔子的理想与现实主义

来源:随便看看吧文学 发表人:怀恩网 2016-07-13  浏览量:1054
分享到:

  关于整个东方的文化而言,孔子或许算是最特殊的存在。西方人总试图将儒学作为宗教了解,他们所看到的孔子是一位肉体的偶像,或许,假如一切无法摆脱的肉体限制都能够视为宗教的话,孔子的确是这样一种结果的直接缔造者。但实践上这种认识存在十分大的偏向。忠诚的教徒永远不能了解的是,在中国宗教一直不过是无数盘绕“乱世”而采取的手腕之一,不会有一个帝王真的允许哪个宗教来控制他世俗的天下,所以也不会有哪个人怀着崇高的心情认真去讨论神存在的可能性*。中国不会呈现像文艺复兴那样的人性*觉悟期,由于中国人的眼睛,历来没有片刻从人生活的世界移开到上帝的宇宙中去过。中国的哲学是彻头彻尾经世致用的哲学。 “子不语”所表达的表象的敬畏之下本质则是漠然置之,致使一切“怪力乱神”在最初就驱赶出了研讨的范围,也使得在后世这种适用主义的习尚经年不绝。

 

  但是着眼于现世,却并不意味供认理想。

 

  东方的读书人,总是怀有相似“劝世”的情结。所以孔子持久担当的真正角色*是教育者。在他自己的时期,儒学倡导的是人的自制,上至君王,下至草民,人应该使本人向一种理想人格趋近。孔子将之定义成为“君子”。经过强调人的修身与自省,孔子鼓吹当一个君主的自我涵养到达完善,那么他的权利就能够经过最战争高尚的方式来保证。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天真,因而我们看到后世虽将孔子自己拜为先师,却没有几个强大的君王是依照他的理念在运营他的政权。虽然如此,那些关于理想人格的设定却并没有被轻贱。今时今日,中国人的道德标尺也仍然盘绕着它们,谦逊淡定博学慎行的君子形象在我们的潜认识中一直被向往,但它不断以来被推崇的缘由之一,就是由于谁也还没见过它的完成。那些劝诫简短如“不迁怒,不二过”,如“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却无一不是包含了关于本身心情与认识的双重控制,“君子”是一群有着绝对肉体力的人,从这种意义上看,孔子置信个人意志的力气胜于环境的影响力,由于在他的描绘中,“君子” 无所谓贫富职业境遇,他们从不慌张,从不刻意争取,永远只是物来则应随遇而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色,而一旦被委以大任,他们又能把一切都做得很好。

 

  这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悖论。

 

  儒学的本末,都成为这个悖论之下的一个圈套。这个圈套的根基是一个绝对正确的假定,它决不可能完成,同时任何理论又都不可能推翻它,结果就是连它的发明者自己也被它套了进去。挖苦的是理想之中,孔子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应该只是做好全部的准备来等候机遇的来临。众所周知,孔子终身的大局部时间都用在试图压服那些绝不可能——依照他所说的,去重现一个绝不可能回到的美妙过去——的君王的努力中。这是十分悲痛又奇异的事。我们看到过最规范的智者形象,是像老子那样遁世于飘渺的。由于假如看清了全部的理想,就会明白要改动已成规矩的方圆只能是种妄念。我很难置信孔子真的以为他所理想的世界可能到来,他所留下的形象也历来不是这样一个野心而自傲的人。在他所留下的关于本人理想的叙说中,我们看到的是和所谓“治国平天下”截然不同的方向。他喜欢音乐,向往沐风逐月的清逸闲悠,崇拜老子,直言见老子犹见真龙。但是最终他一天也没有真正去落实过他的神往,他舍弃了高傲与文雅,以低微的姿势投身于时期的激流中,试图用老迈的身躯挡住滔滔的江水。而这一切的理由,或许只是出于一种悲悯与义务感。他背负了整个时期的理想与理想。他的聪慧一定使他看到了将来只会是理想的不时重演,被遗忘的美德从不会被唤醒,就如它们历来不曾真的存在过。带着这样的矛盾与感伤,他终身都在做一件明知不可为的事。好像一句古老的箴言所说:宏大的悲悯,超越了善。他必定会失败。他成为了不可被打败的人。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论语》中的孝文化 11-29 论语
《论语》告诉你如何面对错误 11-28 论语
《论语》法文版是谁翻译出来? 11-25 论语
《论语·卫灵公》关于“信”的描述 11-24 论语
《论语·述而》关于“信”的描述 11-23 论语
关于怀恩 | 怀恩服务协议 | 怀恩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