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梦想在路上,还有“不远不近一大步”

来源:怀恩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3-11-29  浏览量:1041
分享到:

 

 

  “沈家熬出头了!”现在只要出门,沈昌健总能听见乡亲在身后说。自己想找领导请求支持,似乎也更容易了。

 

  但油菜的事不是名气可以解决的,沈家油菜育种的步伐照旧,难度也照旧。沈昌健解释说,“科研就是科研”,育种的事不是自己有信心或大家关心就可以少试验一年少几组数据的。离梦想实现,自己还有“不远不近一大步”

 

  沈昌健说,自己培育出的杂交油菜“沈油杂”202、819等新种,即使普通种植,突破了亩产200公斤的大关,而且因为稀疏种植,每亩植株仅2200株,可以节约大量田间管理的劳动力。这样的种子,适合又要打工又想在田里多抓些收入的农家,在市场上应当有足够的竞争力。

 

  然而,从2000年起根据种子法,未通过国省两级审定的作物新种子,一律不得推广、生产和进入流通环节。换而言之,没有任何收益。对于没有资金和设备支持的农民育种家而言,这是一个可怕的煎熬。

 

  沈昌健的新样品想要通过审定至少需要三到五年。一年的筛选试验、两年的区域试验、其后还有生产试验。审定程序本身是免费的,可每个环节都需要大量的对比样本,高标准的田间管理和样本检测,这些都意味着持续高强度的资金与人力投入。

 

  现在沈昌健的“沈油杂”202、819已进入区域试验环节,五亩送检试验田里有300个单株样本,每个样本送检一次就是200元;300亩的示范片里还欠着两万多的工钱,马上要施肥又是两万的肥料钱……而对于已经35年没有主业收入的沈昌健一家而言,“吃饭靠田,科研就只能靠借”。 30多年来,沈克泉、沈昌健父子俩自筹资金150多万元,这几年政府也常有资助,可沈家里欠下了不少债,“几乎所有亲戚都借遍了。”

 

  妻子朱春贵说,就在今年八九月间,正在实习的小女儿没有生活费打电话回来,家里却怎么也凑不出钱,自己放下电话就哭了。为了节约工钱,尽管六年前就为搭试验棚摔伤了腰,到现在都一直是有啥粗活自己先上,“我多干一个工,就少花一个工的钱。”

 

  湖南省农科院作油菜专家李莓研究员对新浪表示,育种是一门严谨的科研,但充满着不确定性,“像艺术甚至赌博”。即使在科研院所,有着充分的资源保障下,也有研究人员一辈子都培育不出一个新种。而油菜是雌雄同株、自花授粉,杂交育种更是难上加难。

 

  对于农民育种家来说,育种的壁垒就更高了。科研单位的新种培育可以凭借实验室里更好的设备和更高的投入、更大的规模来少走弯路,李莓称,甚至在西方和一些巨型种业公司,已经在实验室里直接设计作物某种品性了。而农民育种家只能靠自己的坚持与运气。

 

  “不能通过作物审定,则前功尽弃”李莓说,如果审定不合格,相同DNA的种子不能再次参加审定。越来越高的投入,极不确定的收益,让沈昌健这样的农民育种家越来越少。“像杂交玉米大王李登海那样,由农民育种家到种业巨头的故事也许再难复制。”

 

  “那是别人的事”,沈昌建说自己的油菜育种也许得“慢慢走”,但怎么也会走下去。

 

  “如果拿西天取经比,九九八十一难,我也许到第八十难了吧。”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无相关文章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