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他说】冯仑:8亿多中国人都没信仰,灵魂都是飘着的

来源:互联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3-10-25  浏览量:1208
分享到:

推荐语:

 

  昨晚沙龙,首创董事长刘晓光问了世界管理大师彼得?圣吉一个问题:“你如何看待中国当代文化?”就像冯仑在本文中所表达的,他们现在更操心如何从自己做起,改善中国的“商业土壤”。

 

  冯仑有“改革三步走”一说:社会改革、政府改革、政党改革。后两步,民营企业家完全使不上劲儿,所以能做的其实很简单:如果说过去30年民营企业家主要通过创造财富推动社会进步,今后30年,还要从参与社会建设、推动社会进步的高度来考量。

 

  重塑社会价值观,不在抱怨,而在怎么重建。

  

公益改变了我和世界的交往方式

 

  问:距离你2004年大规模、系统性地介入公益慈善,已经有近十年的时间了。请你总结下近十年来,你给中国的公益慈善带来了哪些改变?

 

  冯仑:我觉得,做公益其实最主要的改变是自己,不是别人。

 

  从你把口袋里剩下的两块钱捐给别人起,你就在改变自己了,因为你开始懂得帮助别人。十年的公益历程,改变了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做营利事业,更多的是从社会、市场中去索取。而公益,更多的是给予,它让我跟这个世界的关系更正确、更丰富。在给予的过程中,你也会对索取有新的认识。比如说你在村里取水,你老是把大部分的水取走,长此以往,村里人都应该恨你了。如果你是一边取,一边给别人分一点,剩下的自己喝,大家都会说你好。

 

  第二是在做公益的过程中改变了公司治理,让公司的价值观更加正确。我发现,近十年来,秉承利益分享的理念后,万通公司的生存空间在不断扩大。

 

  第三是意识到治理、效率之于社会管理的重要意义。阿拉善生态协会,第一年就几千万支出,怎样才能让这笔有限的资金产生最大的社会效应,这是我们当时关注的重点。推动政策变革应该是其中的一个方向。我们拿出50万,资助一个课题组,花了三年的时间,终于推动了某个法规中的一项条款的修正。这就是做公益中花钱很少、影响很大的绝佳案例。这就是良好的资金使用产生的效果,从而更好地改变社会,让社会逐渐往向好向善的方向发展。

 

  问:在你看来,在你与西方世界产生联系的过程中,公益起到了什么作用?

 

  冯仑:公益让我与这个世界产生了很多好的对话,跟各种人都能打交道,否则我一个地产商,跟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并没有什么交集。

 

  公益还改变了我和世界的交往方式。通过公益这件事,我跟世界上的很多公益组织都产生了联系。我去了三次世界地球大会,从哥本哈根到坎昆再到里约,在这些场合感受国际社会对环境的看法、对地球命运的关心。在哥本哈根,我提出了打造立体城市的想法,回来就开始折腾。

 

  所以,公益让我改变了很多。原来你不是特别纯洁的一个人,公益引导你往稍微靠纯洁的方向走,当然,你不可能纯洁到婴儿状态,但是,你会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人活着还是很有意思的。

 

夜总会里有坏人,也有处女

 

  问:你在著作《野蛮生长》中,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原罪”问题讨论得比较多。在万通公司的发展史上,民营企业的“原罪”问题也是万通公司多次讨论过的议题。迄今,中国民营企业已经发展了30多年。那么,它们身上还流淌着“原罪”的血液吗?

 

  冯仑:中国的民营企业,到今天已经没有原罪了。如果20年前、30年前的民营企业有一点原罪,那也是制度性原罪。所谓制度性原罪,是由于政策法规的不完善造成的,而不是企业家个人的原因导致的。制度性原罪就好比一个地方天天流着污水,弄脏了别人的脚,你应该去批评排放污水的人,而不是去指责脚被弄脏的人。

 

  其实国企也有一些原罪,有些国企也是通过抽来抽去的资本金注册成立的。这些事,最好现罪现治,逮住了就处理,没逮住就没有。如果有个别民营企业没有做好,那就要按现罪处理。

 

  前段时间出了中石化蒋洁敏的事情,虽然民营企业里也有徐明这样的败类,但至少现在大家都心里平衡了。国企民企都有混蛋。夜总会里有坏人,也有处女,大家都是劳动妇女,这事说开了就完了,就没有那么多歧视性的事情发生了。因此,民营企业要更好地做,除了做好营利事业,打造伟大的公司,还要做令人尊敬的公益组织。

 

  问:很多民营企业家为了发展企业,与政府官员进行权钱交易,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你怎么看?

 

  冯仑:现在大家批评权钱勾结,其实那不是钱的问题。权不干坏事,钱怎么会去找它?权钱勾结,权在前,因为权力行使不当,钱才跟着犯错误。前几年,大家都在说富人吝啬不捐钱,这两年都不说了,曹德旺、牛根生捐了那么多。但是这还不够,只有当不仅企业家积极参与,“人人公益”的理念深入社会的每一个个体时,社会才会更和谐。

 

  问:你如何评价当下的中国民营企业家群体?

 

  冯仑:中国的民营企业家,用30年的时间,把企业做成社会经济总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用十年的时间把公益事业变成社会建设领域的一个主流。大家在一起讨论交流的时候,感觉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问:现在,民营企业家参与公益慈善似乎成为一种潮流。这对于中国的公益慈善,乃至社会发展意味着什么?

 

  冯仑:民营企业家大规模参与公益事业,这也是转型时期中国独有的现象。企业家参与公益,不再是简单地把它局限在个体生命的延续,而是从参与社会建设、推动社会进步的高度来考量。

 

  今天,民营企业家成为中国公益事业中重要的一股力量,其实是社会、政府、企业家自身三者的共同需求。公益组织越多,发展得越好,呈几十倍地发展,社会就会和谐很多,政府的很多工作就可以交给公益组织去做,真正形成“大社会小政府”的格局。

 

  好多年前,我就跟马云讨论过如何做一家令人尊敬的民营企业,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民营企业不被人尊敬,它就不可能成为经济的主流组成部分,大家就会怀疑市场经济。身为民营企业家,我还是比较自豪的。想想看,如果没有马云、李彦宏、马化腾,今天这日子就不知道该怎么过了。的确,这些民营企业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减少了交易环节,降低了交易成本。现在,房地产行业也要打造令人尊敬的公司,因此万通要做公益事业、做绿色建筑和立体城市。以后,当大家都觉得到国企、民企上班都一样,没准儿民企还更好玩一点的时候,社会就正常了,改革就成功了。

 

现在,大家的灵魂都是乱的

 

  问:我注意到,你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你是“站在未来看现在”。那么,未来,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参与公益慈善会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局面?

 

  冯仑:未来,企业家可以做各种各样的公益组织,比如说打造智库。现在我觉得,常规的公益捐款已越来越多,接下来,从公益本身出发,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从而参与社会建设,也许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公益这件事,至少可以推动整个社会向善,推动国民道德重建和自我重建。

 

  四年前,我联合一些企业家在新加坡成立了世界未来基金会,这是中国公民在海外建立的第一个公益组织,我是唯一的捐款人,每年大概捐赠三五百万。迄今为止,做了两件事情,一件事是推动环境和城市的可持续发展研究,另一件事是资助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研究。总之,我们资助的是可持续发展,未来,新加坡的经验或许能够为大陆的公益提供一个发展路径。

 

  问:世界未来基金会的未来定位是什么样子的,你在这个基金会上寄托了什么样的社会理想?

 

  冯仑:也许,世界未来基金会今后会成为一个智库。实际上,我认为未来很多民营企业的捐赠会投入到发展智库上,因为智库可以对社会建设、国民价值观的重建起到很大的帮助。现在,说实话,大家的灵魂都是乱的,需要形成新的公民文化和道德伦理。我们现在有8000万党员,2亿多有宗教信仰的人,其余的8亿多人都没信仰,灵魂都是飘着的。睡觉的时候一个灵魂,醒来后又换一个灵魂,导致人与人之间打交道是不可预期的。假定我们把公民社会建设好,把公益慈善做好,至少大家都是向善的,向善之后价值观就会趋近,价值观趋近之后,人与人之间打交道就可以预期。

 

  另外,道德重建很重要。社会转型以后,出现了道德真空,现在是意识形态碎片化、空洞化,因此需要构建新的精神世界。有两种路径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一是自我重建,通过建立信仰和学习传统文化获得;二是国家重建,国家要推广法制观念,让公众都相信法律。不相信政治家,不相信某个人,只相信法律。总统是靠不住的,但法律靠得住。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佛陀名字背后的意义 02-16 佛教信仰
“佛陀”吕良伟佛教信仰达成青春依旧 09-14 信仰
是什么偷走了你的快乐? 07-21 信仰 知足 快乐
佛珠的制作有讲究信佛之人自己做佛珠 05-09 佛珠 信仰
早期中国民间宗教信仰的源起与特质 01-23 民间宗教 源起 信仰
关于怀恩 | 怀恩服务协议 | 怀恩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