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102岁抗战老兵回家 全村乡亲夹道迎接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表人:怀恩网 2015-07-03  浏览量:1222
分享到:

 

  总算快到家了,这辈子我也能安心了。

 

  家人的盼望幺弟去年走的时候,还在说要等哥回家。老屋不在了,但回家的路还在。”“102岁川籍抗战老兵归乡”后续

 

  华西都市报实习记者杨力记者吴小川南充摄影报道7月2日凌晨5点,南充市区的街道上特别安静,路灯光透过窗帘洒在郑天付住的房间。一道身影坐在床前,双手握着拐棍,看着天色渐渐亮起。

 

  “爸,起那么早干嘛?你要多休息啊,回来一路上都没合过眼。”同屋的另一张床上,传来郑天付三女婿雷传喜的声音。

 

  “哦,今天要回家嘛。”郑天付的回答很简单。说完,这位102岁的抗战老兵,把头深深埋进双手间。

 

  上午10点过,郑天付如愿走在了老家的蜿蜒小路上,他离川时才几岁的妹妹迎了上来,随着一声相隔了77年的呼唤:“哥,你终于回来了!”两位老人紧紧拽住双手。

 

  一段回家路

 

  百岁老人不让扶说要拄着拐棍走回去

 

  “昨晚睡的时候给他说过,天亮我们就出发回家。”令雷传喜没想到的是,还有好几个小时才出发,但郑天付已经兴奋得睡不着,早早起床了,“别看他没啥表情,心头高兴得很哦。”

 

  上午8点45分,南充市顺庆区辉景乡派出所副所长陈劲松出现在房间里。在帮助郑天付寻亲的路上,两人早已相互熟悉。看到陈劲松到来,郑天付显得尤为激动。

 

  “早上喝了一碗稀饭,吃了一个鸡蛋和馒头后,浑身都有力气了。”郑天付边说边比划。

 

  “等车子来,马上就可以回家了。”陈劲松说。

 

  “还有80多里,不用扶我,最后那段路,我拄着拐棍都能走回去。”郑天付说,小时候经常一路走到城里,然后又走回去,“现在照样能找得到路回去。”

 

  郑天付告诉记者,打鬼子他从不后悔,“总算快到家了,这辈子我也能安心了。”

 

  一把思乡泪

 

  77年后兄妹重逢妹妹牢牢拉住哥哥的手

 

  9点10分,记者同郑天付坐上了开往辉景乡大堰沟村的汽车。随着家的距离逐渐拉近,近乡情怯的郑天付,心情也由一路上的激动,开始变得有些忐忑。以前的土路被柏油路、水泥路取代,他担心回去,一切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

 

  “有条蜿蜒的泥巴路,一路走过去就是小山丘脚下,我家就住在那儿。”这就是郑天付印象中的家乡。他告诉记者,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这条路,77年来,这条路常出现在梦中。

 

  10点10分,大堰沟村4组,郑天付终于回来了,86岁的妹妹郑玉芳、92岁的妹夫曾仲伦从家门口快步迎上前来,牢牢拉住郑天付的手,“哥,你终于回来了,终于等到你了……”郑天付用右手轻轻抹了下眼睛。这个场景,他苦苦思念了77年。

 

  为了迎接哥哥回家,郑玉芳前两天就把家里前前后后都打扫了个遍,窗台上不见半点灰尘。

 

  “噼噼啪啪……”小山村的宁静,被阵阵鞭炮声打破,得知郑天付回家,全村的乡里乡亲纷纷赶来夹道迎接,还拉起了“家乡亲人想念你”、“欢迎回家”的横幅。就连镇上的腰鼓队也专程赶来助兴,郑家院前人潮涌动。

 

  “都修成水泥路了啊。”郑天付和妹妹相互搀扶着,沿着记忆中熟悉的道路走着,边走边停。郑天付说,小路两旁还是田,仍然通到小山丘脚下。

 

  “哥,老屋已经没了,新屋更靠近小山丘,家里条件也比以前好多了。”郑玉芳笑着说,“能回来就好。”

 

  一顿团圆饭

 

  尝到家乡的味道放下酒杯泪水悄悄滑落

 

  为了迎接77年没见的哥哥回家,郑玉芳一家特地摆上坝坝宴,要让他好好尝尝家乡的味道。

 

  麻圆、红烧肘子、凉拌豆芽、回锅肉……桌上全是四川菜,“哥,你尝尝这个,味道怎么样,合不合你胃口。”郑玉芳没怎么吃,倒是不断给郑天付夹菜,“好不容易回来,吃到家乡菜,就多吃点。”

 

  在郑天付的记忆中,老家的味道不是回锅肉,不是红烧肘子,而是一碗豌豆面。

 

  “小时候家里特别穷,别说吃肉,能吃得起饭都不错了。”郑玉芳说,哥哥参军离家前,每次吃豌豆面,他都吃得特别多,但随着生活条件变好,家里再没做豌豆面了。

 

  郑天付还有个名叫郑天万的幺弟,是在去年过世的。在郑天付的记忆里,幺弟的脸颊上长了颗比较大的痣,常跟着他去山上和田间玩。

 

  “如果能早一年找到你,你就能见到幺弟了。”郑玉芳叹了口气。自从郑天付出去当兵后,家人都在盼抗战结束,但等到战争结束,还是没看到哥哥回来,有人告诉郑玉芳他们,“郑天付死在战场上了。”但郑玉芳和郑天万都不信,“幺弟去年走的时候,还在说要等哥回家。老屋不在了,但回家的路还在。”

 

  郑天付放下端着的酒杯,眼泪不自觉地从眼角滑了出来,顺着布满皱纹的脸颊,滴在红色唐装上。发现妹妹看到他哭,郑天付抹去眼角的泪痕,默默看着桌子,没有说话。

 

  “他不是没找过家,以前托人写过信,但都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雷传喜说。

 

  一场兄妹情

 

  分别77年没见面还记得小时候一起干活

 

  “好几次我都差点哭出来。”郑玉芳告诉记者,以前可以偷偷哭,但是这次她不敢哭,“能等到哥哥回家是好事,应该要笑。如果我哭了,我担心他也会哭。小时候哥哥特别疼我,我不想看他流泪。”

 

  想起往事,郑玉芳转身用袖子擦了下眼角,“家里穷,我几岁的时候,哥哥就在田里干活,有时候为了偷懒,他就背着我偷跑,然后去河边抓鱼,用泥巴给我捏玩具,田里的嫩豌豆,剥来就当零食吃,常常玩到很晚才回家。”

 

  令郑玉芳没想到的是,哥哥会被抓壮丁,后来又上前线打鬼子,更没想到的是,兄妹一别,转眼已是77年。

 

  “这么多年后见面,也许也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了。”郑玉芳说,这两天她会陪在哥哥身边,“再好好看看家乡,我年龄也大了,说不定哪天就走了。”

 

  3日上午,郑天付和郑玉芳一家会到山上给父母上坟,而4日,郑天付就将动身回安徽,毕竟在那里,他还有一个家。

 

  /相关链接/

 

  20万南充壮士出川如今仅111人健在

 

  102的抗战老兵郑天付能如愿回乡,离不开川皖两地志愿者的接力。据南充民革关爱老兵志愿者团队主委程显权介绍,他们从2014年初开始寻找南充的抗战老兵,目前找到老兵120位,但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有9位老兵离世,健在的还有111位。

 

  “目前年龄最大的老兵,是103岁的方少友。”程显权说,当年南充参加抗战的老兵有20多万人,随着时间流逝,老兵在不断凋零。当年为了打鬼子,他们连命都不顾,如今,我们应该更加关注他们。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无耻!冒充学生登门骗画,欺骗抗战老兵后 11-07 抗战老兵 学生
抗战老兵代亡妻交当年未交的党费 01-05 党费 抗战老兵
抗战老兵祭奠南京保卫战将士 12-13 抗战老兵
山东建抗战老兵公寓首批有16位老兵入住 09-10 抗战老兵
90岁抗战老兵举办钻石婚庆典 05-25 钻石婚 抗战老兵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18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