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男子救人被撞疑肇事 26天获清白

来源:怀恩网 发表人:怀恩网 2013-11-30  浏览量:1871
分享到:

 

妻子病床前苦苦等待丈夫何勇醒来

 

  11月1日凌晨,暗黑无光的广东省高州市石鼓镇207国道上,一名骑摩托车的本地男子倒地受伤,一名路过的四川男子试图靠近施救,突遭后面一辆无牌车撞飞,本地男子被碾死亡,四川男子身受重伤。

 

  因路口无监控录像,倒地男子又死亡,这名试图靠近的四川男子,究竟是撞人者,还是救人者?各执一词真相难辨,无奈之下,警方启动“痕迹鉴定”。

 

  等待真相长达26天,牵涉其中的所有人,分分秒秒都是一种痛苦的煎熬。当真相归来,被证明是“救助路人”的四川男子何勇,截至11月29日,已躺在异乡的医院里昏迷28天,生死未卜。

 <!--分页-->

 

  车祸 救人撞人,真相不明

 

  事情发生在本月初。11月1日0时许,高州市石鼓镇石鼓村207国道,发生一起“蹊跷”车祸。先是22岁的当地男子陈叠浪,倒地横躺在国道上挣扎,继而一名向其靠近,手持树枝的四川男子何勇,被急速通过的一辆无牌车撞飞,肇事车继续向前碾压陈叠浪后,消失在夜色里。

 

  约20分钟后,120、警方陆续赶到现场,身受重伤的陈叠浪、何勇被送往医院抢救,2日凌晨,陈叠浪不治身亡。何勇颅脑遭到重创,昏迷不醒。

 

  被警方从事故现场带走的两名目击者陈代兵、敬启华,和何勇当时乘坐同一辆小车,两人一致陈述,他们发现倒地的陈叠浪后,主动上前施救,不料遭遇后车撞击,致使何勇受重伤,而陈叠浪被轧死。

 

  由于事发深夜,国道周边没有住户,附近也无监控录像,目击者陈代兵、敬启华,成了仅有的两位见证人。一些村民怀疑,存在两种可能:要么是陈叠浪发生车祸,自行倒地;要么是何勇撞了陈叠浪,正在现场处理。

 <!--分页-->

 

  自述 折返施救,惨遭车撞

 

  事发次日,记者曾找到陈代兵和敬启华。据陈代兵称,他俩与何勇均是四川人,来高州承包电厂拆除。当晚,他们7个老乡在石鼓镇消夜,喝了啤酒,凌晨时分,分乘两辆汽车,沿着207国道返回住地,路过石鼓自然村路段时,见到一名男子受伤倒在国道上挣扎。

 

  “第一次看到时,何勇就提议停车救人,因担心查酒驾,其他工友劝说何勇,不要管闲事,万一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会说不清。”据当时未喝酒的敬启华回忆,5分钟不到,他们回到距离石鼓自然村很近的“中能发电厂”住地后,何勇再次提出回去救人。

 

  “他说大家都是在外奔波的人,这样做不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后,由敬启华驾驶一辆别克轿车,何勇与陈代兵上车后,三人折返事故现场。

 

  返回后,三人做了分工:由敬启华留在车内拨打120和110报警,何勇与陈代兵下车救人。陈代兵回忆,四周昏暗,当时陈叠浪仍然躺在国道上挣扎,偶尔有车辆从身边呼啸而过,但无人停下来施救。

 

  陈代兵说,他与何勇打着手电照明,自己提议,先将陈叠浪抬到路边再说。“何勇不赞成,说警方没赶到,怕留下指痕说不清楚。他建议先在路中央设一个警示标识。”

 

  随后,两人去到路旁田里,捡来树枝搭建标识。就在此时,手握树枝的何勇,被一辆急速而过的无牌皮卡车撞上,车先是撞飞何勇,再从陈叠浪身上碾过,未作停留径直飞奔而去。

 <!--分页-->

 

  无奈 痕迹鉴定,追寻真相

 

  深夜时分,两个事故,一人昏迷不醒,一人死无对证,何勇究竟是撞人者?还是救人者?仅有一方的陈述,何以构成确认真相?一连串的问号,拷问着警方、村民,包括死者陈叠浪的家属。

 

  事后第二天,记者即向高州警方核实真相,警方回应:经初步调查,陈叠浪深夜开摩托车回家,因操作不当撞上占道堆放在国道上的沙堆,进而倒地挣扎。但由于无监控录像,仅根据证人陈代兵、敬启华的陈述,并不能就此断定何勇是在救助陈叠浪,而非先撞到对方。警方表示,真相有赖于“痕迹鉴定”,这实属无奈。

 

  “我没想到,做一回好人,有这么难,自证清白还不行?”陈代兵坦承,若不是何勇一直坚持要回去救人,他与敬启华可能不会多管“闲事”,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悲剧。

 

  而被村民怀疑是第一事故的肇事者,更让他们感到万分难受。但出于对真相的追求,陈代兵与敬启华、陈叠浪家人、何勇家属,都选择了痛苦的等待。

 <!--分页-->

 

  真相 确为救人,生死未卜

 

  事发后,记者多番致电高州警方,期待痕迹鉴定结果。26日,记者终于得到警方消息,经痕迹鉴定,证实陈代兵、敬启华陈述属实,何勇确为折返救人被撞,目前第二事故现场,涉嫌无牌驾驶、肇事逃逸的车主林某刚,已被警方抓获。所有人心中压着的石头,瞬间着地。

 

  29日下午,高州市人民医院外科大楼17楼,重症监护室阳台上,从四川南充市赶来的何勇妻子龚利琼,与家婆、儿子三人相顾无言,泪已流干。一墙之隔的重症监护室内,躺着他们一家的“顶梁柱”何勇,仍昏迷不醒,命悬一线。

 

  据院方介绍,何勇属于“特重型颅脑损伤”:颅底、颅面骨多发性粉碎性骨折,伴有吸入性肺炎、继发性癫痫、创伤性湿肺——尽管28天过去,其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期。

 

  异乡救人,突遭横祸,面对此景,何勇一家人终日以泪洗面。“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今,谁又能救救他?我盼望着奇迹发生,没有他一切都完了。”龚利琼独坐墙角,黯然抹泪。

  因尚未与肇事者林某刚达成赔偿协议,死者陈叠浪一家,至今仍笼罩在悲痛中。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无相关文章
关于怀恩 | 怀恩服务协议 | 怀恩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