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感恩天下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

来源:搜狐 发表人:怀恩网 2016-12-27  浏览量:855
分享到: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

 

  近日,一则特权出租不排队的新闻引起网友的关注,据悉,在首都机场,这样的出租车多扎堆宰客、享有“特权”,他们多夜晚活动,可以不用排队,在出租车调度员眼皮底下优先拉客。有特权出租车司机自曝,他们背后由“车头”统领,每车每月向机场出租车调度交1200元保护费,享受插队“特权”。

 

  “260元,不讲价。”12月20日,记者在首都机场打车遇到司机宰客,40公里路程价格翻倍。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给你打217元(发票),打两张。”司机掏出手持打票机输入数字,将两张印着其他出租车公司名字的小票交到重案组37号探员手上。这个来自首都机场T2航站楼出租车候客区的京BU19××车辆,没有监督卡,车上计价器停用,司机一口价收费,一张票最高能打2000元,而票的真伪难以核实。

 

  手持打票机内存有500余正规出租车牌号,司机自称私打发票来自正规出租车公司内部,外界购买连号整卷发票均价150元。

 

  在首都机场,这样的出租车多扎堆宰客、享有“特权”,他们多夜晚活动,可以不用排队,在出租车调度员眼皮底下优先拉客。有特权出租车司机自曝,他们背后由“车头”统领,每车每月向机场出租车调度交1200元保护费,享受插队“特权”。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12月10日晚,首都机场T2航站楼门口,两辆“特权”出租车无需排队,直接在上客区等候。司机自曝月交1200元“保护费”,可享受插队“特权”。

 

  近日凌晨,赵丽丽(化名)一行7人乘机抵达首都机场。“我们怕遇到黑车,特意到机场指定的出租车上客区打车。”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

 

  排队约1小时,7人在机场调度员引导下,坐上一前一后两辆出租车。向司机说明目的地,司机称自己不熟悉路,问赵丽丽索取手机用来导航。可疑的是,司机将手机调成静音,全程没看导航,熟门熟路地把车开到目的地。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到达目的地,原本赵丽丽在网上查过这段路程所需打车费约70元,但此时计价器上的价格为128元。

 

  付钱过程中,司机调换假币给了赵丽丽。她先掏出100元递给司机,接着低头在包中翻找零钱。司机接过100元后提出“钱太新,换张旧一点的。”赵丽丽换了一张百元钞票,司机又提出“钱还是太新,再换一张。”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此时,赵丽丽警觉起来,称要报警。司机有些慌张,连说“算了”。赵丽丽下车后,与从后车下来的同伴沟通,才知道他们也被调换了200元。大家仔细检查手中的这四张百元钞票,发现都是假币,而两辆出租车早没了踪影。

 

  赵丽丽报警后,从警方口中得知,可能是遇上了假出租。

 

  12月10日11时到次日凌晨2时,重案组37号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打了两次车,目的地都是距离机场不到4公里的一家酒店,所乘车牌分别是京BU19××、京BR20××。

 

  京BU19××的司机要价100元,并用手持打票机打出一张212元发票。京BR20××司机要价30元,用手持打票机打出一张100元的发票。两张发票的乘车日期、上车时间与实际乘车相符,但是车牌、单位代码与所乘车辆不符。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

 

  重案组37号探员尝试在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官网查询两张发票。京BU19××所给212元发票因密码被撕去,无法查询。京BR20××所给100元发票经查询为真发票,购票单位是北京市起源出租车有限公司。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重案组37号探员致电北京起源出租车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可能是公司的出租车发票被盗,被黑车司机利用,这种事常有发生,经常收到投诉,公司也毫无办法。”

 

  就在上月26日,首都机场公安在1号航站楼查获两辆套牌出租车。民警在工作中发现,套牌出租车以正常出租车形态上路营运,他们人为改变里程表和计价器计数或是绕道行驶,故而赚取乘客更多的打车费用。也有司机预先准备假币,伺机与乘客进行找兑等等。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12月10日,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正常出租车排队等候,待乘客到来,调度员才依次放行。但是,包括京BU19××、京BT19××在内的5辆出租车并不排队,直接在乘客上客区域等候。这些出租车接送完乘客后,也不用排队,回到乘客上客区域继续拉客。

 

  开了14年出租的王鸣伟(化名)也常跑机场,据他所知“特权车”之所以大胆地在机场插队揽客,都得到了场站调度的默许,一旦有执法人员检查,他们也会提前得到消息,躲避查处。根据王鸣伟的描述,特权司机的业务主要集中在T2航站楼出租候客区,交了钱后,不用排队,直接从旁边的匝道入场,通常是团伙运营。

 

  12月22日下午,重案组37号来到首都机场T2航站楼出租车调度站。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重案组37号探员假扮成要来机场开黑出租的司机。随意在纸上编写了五个出租车牌号码,并将1200元钱卷在纸条内。

 

  当天下午3时左右,探员在T2航站楼调度站内见到一名调度员,称由一位在机场开黑车的老司机推荐,前来交“保护费”,同时递上用纸条裹着的1200元钱。调度员数了数,随后称“我带你去信息室”。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

 

  在信息室内,探员见到了调度站站长,面对陌生面孔,调度站站长“摇了摇头”,称不认识推荐人,示意不收这1200元钱。

 

  5分钟后,探员再次来到调度站,找到之前数钱的那位调度员。“他就是一个司机,他让你送钱应该不是给我送。”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调度员带着重案组37号探员来到出租车排队处,找到调度站副站长。挂着工作牌的副站长第一句话就问:“钱呢?给我看看”。

 

  接过钱后,他看了看探员,问“谁让你来送的”?

 

  一旁的调度员示意副站长说,是“推荐人”让他来送钱的。副站长停顿片刻,仔细打量着重案组37号探员,拿出手机开启了摄像模式,旁边的调度员接过手机后拍了探员照片。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该副站长收钱后,并未现场承诺给予“插队特权”,探员当场提出将钱退回,这名副站长则说“你不是送钱吗?我肯定收”。重案组37号探员没能要回钱,随即离开。

 

  昨晚,重案组37号探员拨通了推荐人电话,推荐人支招称,调度员收取“出租车”保护费时,一般由车头来缴纳,也不会现金交易。“人家(车头)都是统一把钱汇在卡里。”

 

  他还透露,交完钱后车头会给出暗语,如果交了钱,不办事,这笔钱还可以要回来,“对方也怕出事,惹上麻烦”。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

 

  对于这种情况,在机场候客的多名出租车司机也印证说,车头交钱给调度站工作人员后,才会告诉司机从哪个调度口上车。

 

  根据出租车业内人士爆料,首都机场克隆车和黑出租宰客事件已经持续数年,很多黑车司机会根据出租车公司的车型购买二手车进行改装,加上出租车所配的相应配件,完全克隆出一辆假出租进行运营。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我此前经常跑机场,现在基本上马路‘巡游’,因为确实抗衡不过,一个车头多的有十几辆车。”这名业内人士称。

 

  “搞个牌子挂上就行,车身随便喷上哪个公司。”有着十几年出租车驾龄的司机李国华(化名)介绍,首都机场拉活的假出租车从外表上来看,根本发现不了端倪,多数假出租车会选择套上一辆正规出租车的车牌。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发票从哪儿来?孔军透露,他们有自己的渠道,通常这些发票也会从正规的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公司获取,再以不等的价格卖出获益。有关发票来源说法也得到了上述“特权司机”的印证。

 

  孔军说,很多人会把二手出租车买去拉活,其中包含了首都机场“克隆车”。“机场那边多了,有一些是从这里买的”,但具体买车人,孔军称不便透露。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插队载客,自爆交了保护费,根据孔军的介绍,他们长期倒卖二手出租车,每辆车的价格不等,最低的14000元,最高的也不会超过2万元。加上发票和计价器,制定一辆克隆车的价格也就在2万元左右。

下载地址:t.cn/RqBX0oO

扫描二维码免费下载

猜你喜欢

武汉机场牛肉面卖78元遭投诉,因没明码标 09-27 武汉 机场 牛肉面
熊家长指示孩子闹机场是怎么回事?指示孩 09-01 机场 孩子 家长
手机喊车乘客爽约遭暴打,最后究竟怎么处 09-09 乘客 出租车
哥斯达黎加出租车司机堵路抗议打车软件 08-10 出租车 打车软件
机场工人捡35.6万美金还失主:不是咱的咱 04-11 机场 工人
关于怀恩 | 怀恩网服务及注册条款 | 隐私政策 | 联系我们
怀恩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12731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B2-20130011 湘公网安备 43040602000018号
客户服务热线:4008-877-778 举报邮箱:jubao@huaien.com
Copyright © 2014-2020 Huaien. All Rights Reserved